您的位置: 自贡资讯网 > 育儿

那一代的铺路石子

发布时间:2019-10-09 23:00:17

  那一代的“铺路石子”

  六十多年前,我家住在上海南市老西门的中华路上,父亲沿街面开了一家沙发店经营沙发木器,我就在附近的文庙路上读小学。我从小喜欢画画,常常拿了父亲店里裁剪沙发面料用的三角形“划粉”到处涂鸦,弄堂的水门汀地面布满了我的“作品”,家里的墙壁也未能幸免,为此额角头上没有少挨“毛栗子”。

  文庙路上有好几家擦笔画店,每天放学后,我常常在店门口流连,趴着窗户观看满壁悬挂的领袖肖像,电影明星大头照和在店堂里瞄着放大镜、打着格子绘制擦笔画的老师傅,崇拜得五体投地,以为这就是绘画之道。父亲看见我这么喜欢画画,破天荒买了一本齐白石的画册给我。兴许在我们这样一个毫无艺术背景的市民家庭,购买画册乃是一件过于“奢侈”的事,父亲在画册封面上用毛笔写下了“陈焕听(父亲的名字)主,陈志强用”八个大字,于是,这本书成了我生平拥有的第一本画册,尽管只有“使用权”,齐白石也成了我知道的第一个画家。

  画册里的蝌蚪、青蛙、河虾、螃蟹……令我爱不释手,我试图用从擦笔画店里“偷师”学来的方法临摹这些作品。一次上美术课,我撕下练习簿卷了一支擦笔,用削下的铅笔粉临摹了一幅齐白石的蝌蚪青蛙,美术老师看了之后对我说:“画得不错,但是齐白石画的是国画,是用水墨画的,不是用擦笔擦的。”还说,“你喜欢画画,应该学习一点绘画基础,以后可以再学水墨画或其他画种。”那天放学后,老师带着我到老西门新华书店买了《怎样画人像》和《怎样画铅笔画》两本书,于是画家“哈定”的名字印入了我的大脑。

  《怎样画人像》使我走出了“井底”,原来画画的天地如此之大,除了中国水墨画,还有素描、水彩画和油画;懂得了学习绘画,首先要学习基本功,要通过线条、明暗、立体和色彩来表达思想和情感的道理。书里的“世界名作介绍”,又使我从《蒙娜丽莎》以及众多画家的作品中,知道了达·芬奇、拉飞耳(拉斐尔)、林布兰(伦勃朗)、苏里科夫、列宾、谢罗夫(赛洛夫)、珂勒惠支等名字。

  《怎样画铅笔画》让我找到了学习绘画的“路径”,我跟着这本书依葫芦画瓢,居然画得有了点模样,同学们推举我担任少先队的“墙报委员”。进中学后,在课余时间又参加了学校的美术组,学素描、画水彩,还和美术组的小伙伴一起,到附近的工厂、农村画歌颂“三面红旗”的壁画。

内饰
万物互联
家居百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