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自贡资讯网 > 历史

绝品神医 第940章 脱鞋路过

发布时间:2019-09-13 20:20:55

绝品神医 第940章 脱鞋路过

返回神女村的第五天,陈小七来到了悬壶庄园,她带来了一些消息。

“米国政府已经开始向这边施压了,要求这边将你交出去,并在米国受审。”陈小七心事重重的样子,“米国政府派来了一支小组,这个小组里面有负责抓捕的米国特工,也有负责外交的米国外交官,还有熟悉这边法律的律师。看得出来,他们想将你带到米国的心很坚决。”

凌霄说道:“那这边是什么态度呢?”

“这里倒不用担心,这边是不会将你交给米国的。目前那支小组正在京都,没准会来神女村与你见面。不过我相信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敢动手抓人的。”陈小七说道。

凌霄想到了在京都悬壶居接到的那个,那个人曾经向他承诺过只要他在华国,他就绝对是安全的,就算是米国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就算什么米国的小组来到神女村,与他见面,他的心里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陈小七又说道:“我来就是想问问,他们已经提出了来神女村与你见面的申请,并保证不会伤害你,但我们的意思是需要先问一下你的意思,如果你愿意见他们,我们就批准,如果你不愿意,我们这边就直接拒绝。儿子,你是什么意思呢?”

凌霄想了一下,“他们想来就来吧,如果拒绝他们,他们又会想别的办法,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截了当地见一面,我也接触一下米国当局的人,试探一下他们的底线。”

“那好吧,我这就通知那边。”陈小七起身去打了一个。

凌霄的心里暗暗地道:“米国当局是共和党主政,现任的米国总统奥利萨也是共和党的人,那么现在来华国的这支小组肯定是代表着共和党的利益的。看来,我还真应该和民主党的党鞭见一面了。”

他虽然不是搞政治的人,但却也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古老的道理。米国民主党的党鞭弗朗克虽然不是他的朋友,但他是米国共和党的对手,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完全能适用在弗朗克的身上。

陈小七打完了她的,又对凌霄说道:“儿子,他们明天一早就会过来,你这边要做一些什么准备尽快做好。”

凌霄笑了笑,“妈,我应该做些什么准备呢?”

陈小七说道:“你的保镖应该全部在位,当然这只是一种防范措施。最重要的是,你要想好应该说些什么,嗯,还有,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这些都很重要,你要先思考一下。”

凌霄点了点头,“我会的,妈你放心好了。”

“那我也去准备一下,我们明天见。”陈小七拍了拍凌霄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凌霄在客厅里静坐了一会儿便去了他的实验室。

他的实验室其实是一个专门炼制药物的地方,里面最多的也是各种药材。

自从神女集团拓展到欧美市场之后,他就很少炼制药物了。最近的一次炼制也是在汉娜的指导下炼制的不死丸,距离现在也有好几个月了。

这一次他有炼制药物的打算,不过他想要炼制的不是来生丸或也不是不死丸或者其它的什么药丸,而是汉娜教给他的鬼香。

鬼香无色无味,却能让人产生幻觉,让人昏迷,身体也会失去所有的力量。用这种药物来对付人无疑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择。他可以用来对付自米国的抓捕小组,甚至是对付不老族的战胜阿喀琉斯。就眼前的处境而言

,有鬼香傍身肯定要好过没有。

老妈陈小七让他调集保镖,思考应该说这些,这些是他应该提前做好的准备,但他却不这么认为,以迦陀莎和周军的实力而言,他们注意对付来自米国的特工。他也不需要去思考在面对来自米国的抓捕小组的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无论他说什么都没用,他永远没有可能用言语打动米国当局,让米国当局撤销针对他的指控。所以,他要做的准备就是鬼香,这其实也是一种战斗性质的准备。

实验室里堆满了各种药材,种类不下两百种,这也是这两年多的时间来凌霄炼制各种药丸所收集的药材。这些药材也都是一些珍贵的药材,就算那些大药房也没有他这里齐备。

半个小时后凌霄就找到了炼制鬼香所需要的几种药材,比如藏红花,鬼面金什么的。准备好药材之后,他便着手炼制。粉碎药材,提取药材之中的精华物质,然后再用内力炼制鬼香。

鬼香是一种白色的粉末,粉末之细,一旦撒出去就和空气中的微尘一样,肉眼无法看见。要做到这种程度,其中的过程是相当复杂和困难的。不过比起不死丸的炼制,炼制鬼香对于凌霄来说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他只需要一些时间……

这一炼制,直到入夜的时候凌霄才从实验室里走出来。这一整天的时间他累得够呛,不过他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他的身上已经多了一只白色的小瓷瓶,而那只白色的小瓷瓶里装着大约五十克的鬼香。这足够他使用十次的了。

“我虽然炼制出了鬼香,但我炼制的鬼香和汉娜炼制的鬼香是不是完全一样的呢?这种鬼香我还指望着它对付阿喀琉斯呢,如果它的效果不好,药不倒阿喀琉斯,那倒的可就是我了。不行,在拿来对付人之前我得找人来试试药效,对了,找谁试呢?”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凌霄的心里琢磨着这个问题。

找谁试药呢?这是一个问题。凌霄想到了余晴美和何月娥,然后又想到了胡琳。不过,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三个目标。让他放弃的原因很简单,余晴美和何月娥还有胡琳都是普通的女人,抵抗力都很弱,他所炼制的鬼香就算药效不及汉娜所炼制的,她们也很难抵抗,找她们测试药效也达不到想要的效果。除开余晴美、何月娥和胡琳,他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迦陀莎的身上。

迦陀莎也是女人,但她绝对不是普通的女人,她的内力修为不错,反应和经验更是强悍,找她测试鬼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得到的结果也必定会更加正确。

打定了主意,凌霄向迦陀莎的房间走去。快要走近的时候,他脱掉了脚上的鞋子,仅用穿着一双袜子的脚掌慢慢地向迦陀莎的房间潜行过去。

要接近迦陀莎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她的听觉,她的反应和她的直觉都是一个很恐怖的存在。毕竟,她是煞忌利教训练出来的最精锐的杀手。

迦陀莎的房间里亮着灯,不过隔着门窗,无法看见她在房间里面做什么。

凌霄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窗户下,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听见屋里有什么动静的时候,他服了一颗解药,然后才将那只小瓷瓶取出来,揭开瓶盖,往瓶盖里倒了一点鬼香粉末。解药是必须的,不然,迦陀莎没被药倒,他自己就被药倒了。

做好了下药的准备,他轻轻地拉开窗户,一口气将瓶盖里的鬼香粉末吹进了屋里。

“谁?”就在窗户打开的那一刹那,迦陀莎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抖手,系在手腕上的链子飞刀便向窗户激射过来。

凌霄急忙后退,避开了她的飞刀。

窗帘被夜风吹起,迦陀莎一眼看见了窗户外面的凌霄。她顿时愣了一下,忽然紧张地捂住了她的胸部。她的身上仅有一套比基尼内衣,她的胸部宛如两发炮弹一般耸立在胸前,撑衣欲裂,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凌霄尴尬地道:“我……我来看看你睡着没有。”

这是一个蹩脚的借口。

迦陀莎的脸也红了,“你……想进来?”

“不不不,我只是路过。”凌霄解释道:“你睡吧,我也回去休息了。”

迦陀莎往窗前走来,然后她的视线落在了凌霄的脚上,“你脱鞋路过?”

凌霄,“……”

“我……”就这这时迦陀莎忽然摇晃了一下,“我怎么……”话还没有说话,她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凌霄靠近了窗台,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倒在窗户另一边的地上的迦陀莎,观察着什么。

迦陀莎一双美目圆睁,她显然知道凌霄对她做了什么,可她想不明白凌霄为什么会这做。在她的心里,如果凌霄想要她的身体,他随时可以进她的房间,而她也乐意与他偷尝禁果。可是也用不着下药吧?难道他又这方面的癖好?这么一想,她就骤然紧张了起来。

凌霄从窗户上爬了进去,然后关上了窗户。

这一幕落在迦陀莎的眼里却变成了一个白马王子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向她奔驰而来。凌家的白马王子手捧一束玫瑰花,飞身下马,跪在了她的脚下向她求爱。她答应了,然后凌家的白马王子亲吻她的嘴唇,她的脸颊,她的每一寸肌肤,她和他在草地上翻滚着,一会儿她在他的上面,一会儿他又在她的上面,于是激动难抑,她的小嘴里忍不住传出了一串宛如梦呓的呻吟的声音……

她的身上本来就穿得少,再加上这样的声音,凌霄这边也有些傻眼了,“她的脑子里在幻想些什么呢?”

被鬼香药倒的人想什么就是什么,那种宛如真实的幻觉会让人身临其境,妙不可言。所以,迦陀莎的这种反应,凌霄就不好猜测她现在究竟处在什么样的幻觉之中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试一下鬼香的效果,我不是故意的。”说话的时候,凌霄将迦陀莎抱了起来,走到床边将她重新放在了床上。还有她的链子飞刀,他也重新缠在了她的手腕上。

让人窒息的美丽,让人兴奋的性感身躯,还有闪烁着寒芒的飞刀,这三者在迦陀莎的身上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画面之美,犹如一道视觉大餐。

凌霄将被子盖在了迦陀莎的身上,遮住她的身体之后他的感觉才好受了一些。他坐在了床边,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开始计算时间。迦陀莎被药倒的时间,还有她自然恢复的时间,这是一个必须要掌握的要点。而就刚才的表现来看,他也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那就是他炼制的鬼香和汉娜所炼制的鬼香其实是没有区别的。

早期冠心病
小孩发烧吃什么药
小孩便秘怎么马上通便
威门热淋清颗粒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