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自贡资讯网 > 健康

新闻追踪驱车千里去高州没能见着东兰妹

发布时间:2019-09-14 03:58:08

追踪:驱车千里去高州 没能见着“东兰妹”

新桂-南国早报 张娟 经小飞9月12日,本报刊登《女儿这声“爸” 盼了十二年》一文后,热心读者愿意捐钱帮助“东兰妹”从广东高州回广西东兰探亲,与父母一起过中秋节。但“东兰妹”的婆家人却不让她回来,于是,驱车千里赶到高州,只为见“东兰妹”一面。临近出发时 对方突变卦本报几经周折帮“东兰妹”找到亲人的故事,感动了许多读者,特别是“东兰妹”想回家看望父母却无路费的窘境,更牵动读者的心。有读者表示,愿意资助“东兰妹”回家看看。将读者的愿望转告“东兰妹”后,她最初很高兴,答应带二女儿一起回东兰老家过中秋。按照计划,本报已经联系好运德公司的专车,定于9月16日上午8时从南宁出发,但当天上午7时许,“东兰妹”的邻居小芬来说,“东兰妹”的婆家人临时改变主意,不让她回老家省亲,担心将她拐走。将这个情况转告给热心读者张女士后,张女士提出:“起了一个‘善念’,不做到底总是有遗憾。能否到东兰接她的父母去高州看望她?”但考虑到“东兰妹”的父母年纪大,担心长途坐车不便,经过再三商量,我们将计划适当改变:由自驾车,代表读者去高州看望、慰问“东兰妹”。赶到深镇后一个难眠夜9月16日上午10时,与读者张女士一起,驱车近500公里,于当天下午6时多赶到广东高州市深镇。天快黑了,一打听,这里离“东兰妹”家还有10多公里,且都是山路。当晚是没法去她家了,先在镇上住下来吧,可镇上连私人旅社都没有一家,更别说招待所、宾馆了。小芬在里称,听说要来,“东兰妹”的婆家人已将她转到亲戚家“藏”了起来。小芬当晚赶到镇上与见面时说,“东兰妹”的婆家人还怀疑小芬与是“一伙的”。看来,好心的小芬也有压力,我们必须去向“东兰妹”的婆家人说清楚。有困难,找民警。到深镇派出所向值班员表明来意后,值班人员马上向所长汇报,几分钟后,已经下班了的所长龙灿从家里急匆匆赶来。龙灿看了关于“东兰妹”的报道后,即与横溪村委会主任联系,希望村主任做做“东兰妹”婆家人的工作,让她次日与见一面。至于住的地方,龙灿说,镇上没什么客商往来,所以也没有招待所、旅社。但他同时表示,镇政府原来有两间用于接待来人的房间,这让我们喜出望外。但接着又是遗憾——镇党委办公室的负责人在里说:前段时间,镇里招聘了两个打字员,没地方住,占用了一间接待房;镇里新调来一位副书记,也没地方住,另一间接待房也被腾了出来。“先吃饭吧!”龙灿这么一说,我们才感到肚子真是饿了,一看时间,已是晚上8时多。我们在餐馆吃饭的时候,他又打了若干个给我们联系住处,最后联系上了一个当地正在开发的旅游区。饭后,我们开车跟着龙灿,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尚未完工的水泥路上一直走了四五十分钟才到达一个叫“仙人洞旅游区”的地方,车直接开到旅游区负责人的家门前,这位负责人将我们安排在一栋叫“宾馆”的楼房里住了下来。这个“宾馆”还未完全投入使用,但有床铺可供休息,有山泉水可供冲凉,虽无空调电扇,但这里海拔1000多米,挺凉快的。横溪村委会主任给龙灿来称,做不通“东兰妹”婆家人的工作,特别是她大哥大嫂坚决不让她见。听到这个消息,当晚我们睡得也不踏实。我们最担心的是:去到“东兰妹”家,不仅见不到她,兴许还会被围攻。

下一页

第[1]

[2]